首页>智库频道>海外智库>智库报告>正文

CSIS解析:关键矿产供应链的地缘政治

参考消息网4月23日报道(记者 朱方雨)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近期发布题为《关键矿产供应链的地缘政治》的报告称,随着清洁能源成为地缘经济竞争的最新“热地”,相关技术所需的矿产和材料供应链安全已成为战略问题。主要经济体正在重新审查评估其关键矿产供应状况,并完善相关战略以保障供应链安全。报告梳理了中国、美国、欧盟等主要经济体的关键矿产情况及相关战略政策,并对其战略异同和政策演变背后的经济、安全和地缘政治因素加以分析。

报告称,中国稀土储备约占世界储量的三分之一,全球超过85%的稀土供应来自中国。而随着中国经济和产业的升级发展,如今的中国已不再是一个简单的矿产加工组装国,而是一个技术制造大国,在太阳能光伏组件和锂离子电池制造方面占据主导地位。中国在清洁能源产业链中下游的发展使其从一个原材料和矿产供应国转变为重要的消费国。为保障矿产资源供应,中国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投资海外矿业项目、加强开采管理、实施出口配额等。为更好地应对潜在的供应中断,中国还建议为稀土行业提供预警机制,以保护其供应链免受潜在干扰,并对关键矿产进行更系统的需求和供应分析。报告认为,中国已成为全球关键矿产和清洁能源产品供应链的主要利益攸关方,其在关键矿产供应链中的主导地位成为影响其他经济体战略计划的关键因素。

主要经济体的供应链现状及相关战略政策梳理

美国:

报告称,美国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和悠久的矿业传统,曾是稀土矿生产的全球领导者。但几十年的全球化以及美国决策者把国内环境保护置于进口依赖担忧之上的政策决定,已令美国将稀土等关键矿产的开采和生产转移至境外。如今,关键矿产的供应已成为一个重大的经济安全问题,美国因而更加关注完全依赖单一来源进口所带来的地缘政治后果,应对供应链安全的挑战迫在眉睫。

报告认为,在此背景下,拜登政府可能推出更为全面的战略,具体包括:首先,将应对气候变化列为优先事项,通过在各行业加速采用清洁能源技术兑现碳中和承诺;同时,针对中国议题出台措施,重建美国供应链,防止关键原材料供应短缺。但目前尚不清楚的是,重建清洁能源技术零部件制造基地的努力是否能提振上游就业机会。

欧盟:

报告分析,欧盟部分成员国是矿产的生产国和供应国,还有部分国家是太阳能光伏组件、风力涡轮机和电动汽车的主要制造国。但长期以来,欧洲的经济重点在于炼化和制造业,而非采掘工业,欧盟内部对资源可利用性的短视以及经济和社会障碍导致其在许多矿产的全球供应链上游相对“缺席”。日益增长的关键矿产需求和对进口的依赖令欧盟深感不安。2020年9月,欧盟公布《关键原材料韧性》文件,提出了为工业生态系统发展“弹性价值链”、加强资源循环利用、促进产品创新和可持续、减少对第三国供应依赖、加强内部产业链联系以及实现供应多样化等一系列目标。此外,欧盟还成立了原材料联盟,以确定关键矿产价值链各个阶段的能力建设,并解决所面临的障碍。欧盟可能更多地依赖融资和贸易规则来推进其利益,将一体化价值链视为“根本的增长引擎”和经济复苏的关键,以应对气候变化、全球经济格局演变以及疫情带来的经济危机等新的全球挑战。

日本:

报告认为,日本是一个制造业经济体,严重依赖包括关键矿产在内的自然资源进口。报告指出,日本政府认为经济安全几乎等同于国家安全,因此一直把关键矿产和材料供应链的安全作为优先事项。自21世纪初以来,日本决策者对关键矿产供应链安全采取了更具战略性的态度,并推出了“确保稀有金属安全战略”,阐明了战略的四大重点领域——确保海外资源安全、回收利用、替代品开发和关键原料储备。考虑到全球范围内主要经济体围绕关键资源的竞争不断加剧,日本政府呼吁重新评估矿产的特殊重要性和相关政策工具,审查储备制度,促进国际研究合作,并把重点放在与矿产回收相关的创新上。此外,日本还将稀有金属储备范围在原有的7种产品基础上扩大,并将部分矿产的储备水平从国内60天的消费量增至180天的消费量。

印度:

报告称,印度日益重视发展清洁能源,科技部评估了关键矿产供应安全对印度制造业影响,推出了“印度制造计划”,并在2020年6月与澳大利亚达成了一项谅解备忘录,以确保澳大利亚对该国的关键矿产供应。

澳大利亚:

作为全球关键矿产供应链的另一个主要利益攸关方,澳大利亚拥有丰富的能源和自然资源。2019年,该国政府发布了关键矿产战略,试图通过促进投资和激励创新来加强其采矿和加工能力。

分析与展望

报告指出,尽管主要经济体均提出关注关键矿产供应安全,但鉴于各经济体资源禀赋及产业结构迥异,它们的关注点也存在差异。例如,美国更关注确保获得国防领域所需关键矿产,及降低对单一供应商的进口依赖;而欧盟和日本则更担心供应中断对本土工业竞争力的影响。各国在关键矿产供应链上的需求差异是在该领域建立有效多边伙伴关系的一个障碍。另一重要问题是国家安全与商业利益的关系,前者涉及国家层面的能源进口依存度和产业竞争力等问题,后者涉及企业维护市场份额和利润最大化。因此,即使美国希望以国家名义开发更安全的关键矿产供应链,但如果国内来源的矿产比外国供应贵得多,也可能影响本国制造商的采购意愿。

报告还注意到,目前这些经济体对关键矿产的进口依赖状况并没有实质性改善,但正在取得进展:美国多管齐下,全力发挥其矿产资源丰富及创新基础优势;欧盟和日本则聚焦于倾向于创新,推动材料的用量减少、再利用和回收。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和欧盟的战略方向有一个明显的不同之处:美国将中国列为其关键矿产供应和清洁能源技术的主要竞争对手,针对中国意图明显;而欧盟对华态度则较为缓和,反映出希望保持对华友好经济关系的战略考量。

报告最后称,各经济体提高关键矿产安全性的策略可能都与以往不同,但发挥各自优势都需要持续的政治承诺,尤其是在技术创新领域。一场创新竞赛正在进行,如果能提高关键矿产和材料供应链的安全性,并促进清洁能源技术的部署,从而更好地应对气候变化的生存威胁,每个经济体都可成为赢家。

凡注明“来源:参考智库”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