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9 21:14:28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张威威
核心提示:那么除了上课外班,家长还能让孩子干什么?答案很简单,尽管执行起来并不容易:我们可以教会他们(或许我们自己也能重新领悟到)自由时间的价值以及加大公民参与。

参考消息网7月19日报道(文/沙利妮·尚卡尔)

去年春天,当学校因为疫情而停课时,家长们不得不争先恐后地去填补孩子的大量课外时间。可以理解,玩电脑玩手机成了年幼孩子打发时间的常规办法,也是年长孩子的社交生命线。

随着美国社会重新开放,让我们的孩子重拾疫情前的活动似乎是一个诱人的想法。对于有经济实力的家长来说,他们很想让孩子重新开始上课外班,比如上语言课、体育课、音乐课和其他课外班——在我们忙着工作的时候,让孩子忙着参加一系列课外活动以“充实”自己,这样还能打消家长的负罪感。

但我建议家长三思而后行。我们不应该简单地让孩子回归疫情前忙碌的日程表。

当然,一定量的课外活动可以让孩子远离电脑手机,帮助他们培养兴趣。但对Z世代来说,过于紧凑的课外活动安排不利于缓解压力和保持心理健康,还会进一步拉大种族差距。此外,多上课外班已经不再像当初那样,能够持续改善白人中产阶级孩子的前途。

那么除了上课外班,家长还能让孩子干什么?答案很简单,尽管执行起来并不容易:我们可以教会他们(或许我们自己也能重新领悟到)自由时间的价值以及加大公民参与。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放弃日常工作,投身于无休止的造堡垒、玩游戏等活动。让孩子参加体育、音乐、艺术、编程或舞蹈活动当然有好处,但也有充分的理由让孩子拥有自由时间。尤其是,这会迫使他们想办法娱乐自己。

对今天的许多孩子来说,他们的生活只围着电脑手机上的预定时间和关机时间而转。矛盾的是,预设的自由时间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烹饪、看书、从事艺术活动和附近街区散步不太可能完全取代电脑手机,但每天或每周安排几次这样的活动可以为儿童和青少年带来新的乐趣,至少会给他们带来平静。

Z世代在更年幼的时候就敏感地感受到功成名就的压力。随着孩子们在更小的时候接受更广泛、颇具挑战性的活动——这一趋势始于千禧一代,但已经变得根深蒂固,在大学录取过程中表现突出的标准也相应有所提高。难怪今天的孩子压力很大。

“懒虫世代”最早是给X世代贴上的一个贬低性标签,意味着他们不必为了进入大学而交上一份拥有各种技能、专业知识和荣誉的童年简历。而现在,这些曾经的懒虫有很多成了家长。他们担心自己的孩子做得不够多,无法在大学录取和就业市场上保持足够的竞争力。那些有经济实力的人也感受到压力,要尽可能多地给孩子准备一份充实的简历。2019年的一项调查发现,超过四分之一的“体育家长”每月开支逾500美元,有些家长每月的开支超过1000美元,甚至危及他们的退休积蓄。但到现在为止,所有这些收费昂贵的课外活动显然无法为孩子未来的成功提供保障。

当然,让孩子为上大学和就业做准备并不是家长花钱让他们上吉他课或机器人制造课的唯一目标。家长们希望孩子能发现自己的兴趣所在,最终当作自己的职业或终生爱好。

一种值得努力培养的爱好是公民参与。作为父母,我们可以强调将目光放在自我成功之外的重要性。带孩子去做义工或抗议他们所看到的不公正现象,是向他们展示回馈社会和充实自己的一个好方法。他们在食品储藏室和动物收容所建立的人类与非人类之间的联系可以帮助孩子培养同理心——这本身就是驾驭生活的一项宝贵技能,同时还能抵消今天日益膨胀的成功标准所造成的焦虑感。

用漫步大自然取代电子游戏可能不会让你成为最受欢迎的家长。你的孩子可能会有点抱怨(或大大抱怨)他们失去了一些课外班带来的乐趣,因为他们很少厌倦这种感觉。但他们将来会明白的。(杨雪蕾译自7月9日美国《纽约时报》网站,原题为《满满的日程表不会真的“充实”你的孩子》)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